纵横捭阖:一个屌丝贵族的完美逆袭

  • A+
所属分类:中国历史

有人说:“人的所有器官,最具攻击性和杀伤力的不是尖牙,不是拳脚,而是舌头;世界上最让人提心吊胆的,不是刀剑,不是枪弹,也是舌头。”这是对战国时期纵横家口舌之利的最好评价。

战国后期,秦国经过商鞅变法以后,国力越来越强,眼看就要垄断国际市场。其它六国因害怕被兼并,于是就组团起来合纵抗秦。

秦国面临被合纵六国攻打的危机,这时魏国的一个没落贵族张仪来到秦国,以口舌为刃,游走于各诸侯国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为秦国谋得了最大利益,被封为秦国国相,完成了一个屌丝的完美逆袭。

张仪的逆袭之路并不平坦,那么他是如何得到秦惠王的信任?又是如何施展纵横之术,为秦国的强盛立下汗马功劳的?

张仪本是魏国宗室旁支,没落贵族一个,家境贫寒,常年钻研纵横术,期待有朝一日施展抱负,摆脱困境。

因在魏国没有出路,于是便投奔在楚国令尹昭阳门下,静待机会施展才华。不想一个小意外断送了他在楚国的前程。

纵横捭阖:一个屌丝贵族的完美逆袭

昭阳的宝物和氏璧在一次宴请宾客时消失不见,众人一致认为“仪贫无行,必此盗相君之璧”。一顿拷打之后,张仪遍体鳞伤,前程尽毁。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楚国的不识明主,恰恰成全了秦国。

张仪西入秦国,以纵横之说成功打动了秦惠王,秦惠王龙颜大悦,即刻封张仪为客卿,并加封高级住宅一套,终日与张仪商讨国家大事。

张仪初战告捷,首先得益于他遇到秦惠王这样的明君,求贤若渴,心胸豁达,得识他这匹千里马;其次是他谋划周密,话语严谨,先以情动人,抓住秦惠王称霸的野心,再打个巴掌给个甜枣,满足为王者的虚荣心,然后把他一步步拉进自己的逻辑之中。

然而张仪虽入了秦惠王的法眼,但并没给秦国带来什么利益。他深知秦惠王接下来是想看看自己能为秦国谋得多少利益,于是张仪就耍开了他的嘴皮子功夫,开始游走于各诸侯国之间。

张仪的第一个目标是魏国,因为东齐、南楚是秦国称霸路上的两只拦路虎,要得天下必取齐楚。但是面对这两个强劲的对手,只能智取,不可强攻。魏国位于三大强国之间,是兵家必争之地。要得齐楚必先得魏国,占据了魏国,就占据了进攻齐楚的制高点。

张仪和公子华首先带兵打败魏国,占领蒲阳城,然后又归还蒲阳。大棒加胡萝卜,恩威并施,一打一拉,使魏国不敢轻举妄动。

然后,张仪送秦惠王的儿子繇去魏国做人质,以诚意为说辞提出条件。魏惠王面对强秦,毫无办法,既要善待公子繇,又忍痛割让上郡15个县和黄河以西的重镇少梁给秦国。此举既保证了繇的安全,又可以使秦国得到好处。

纵横捭阖:一个屌丝贵族的完美逆袭

此时,魏国在黄河以西的领土全部归属于秦,已不能对秦国构成直接威胁。秦国不用一兵一卒,就夺得战略上的第一个窗口,取得地理上的优势。韩、赵、燕、楚都在这一战略上败下阵来,争相送土地给秦国,秦国得到了大大的实惠。

张仪第一次出使凯旋而归,秦惠王大肆奖赏张仪,提拔他为国相。就这样,张仪来秦国不到两年,凭借三寸不烂之舌登上权利的巅峰。他审时度势,深谙各诸侯国形势,不但为秦国谋得利益,也为自己的前程铺好了道路。

公元前313年,在齐楚已形成联盟,准备一起攻打秦国的危局下,张仪出使楚国,肩负起破坏齐楚联盟的重任。

他面对楚怀王盘膝而坐,首先亮明态度:我今奉秦王之命,欲与贵国交好。

然后开始分析国际形势:当今世界秦、齐、楚是天下三强,齐国国王梦想称帝,吞并秦国,秦国最想对付的是齐国,而不是楚国。

现在如果楚国能和齐国断绝关系,跟秦国睦邻友好,秦国就把商於六百里的土地送给楚国作为礼物。以后两国“常为兄弟之国”,友好相处。

当时楚国幅员辽阔,大而无实。楚怀王本来对秦王就望而生畏,与齐联盟只是防范秦国的权宜之计,在张仪的一番畅想和描述下,又有商於六百里土地的实惠可拿,楚怀王便放松了警惕,一口答应。

于是楚怀王派逢候丑跟随张仪回秦国去兑现那六百里。但是到了秦国,张仪却“佯失绥堕车,不朝三月”。逢候丑登门去找,张仪闭门不见。无奈之下,他给秦惠王写了一封信说明情况,秦惠王却推说齐楚关系亲密,不能给楚国这么多土地。

楚怀王得到消息,就派一个勇士大骂齐国,齐楚翻脸。齐楚失和后,张仪便“病好痊愈”,接见逢侯丑。张仪说自己只承诺给楚国六里土地,并不是六百里。逢侯丑知道这只是一个骗局,便怒而返楚。

纵横捭阖:一个屌丝贵族的完美逆袭

张仪首先对楚怀王示好,再以六百里为诱饵使楚怀王上钩,然后靠自己制造的时间差摧毁齐楚联盟后,推翻承诺戏耍楚王。楚怀王怒而攻秦,不仅损兵折将,还丢城失地。张仪成为楚怀王的仇人。

两年之后,齐楚再度和好。为阻止齐楚再次联盟,张仪冒死二次出使楚国。张仪到楚国后,立即被楚怀王抓起来待杀。

张仪在被抓后就派人把消息透露给楚国权贵靳尚,靳尚劝楚王无果,又找到楚王的宠妾郑袖,郑袖一哭二闹三上吊,好色的楚怀王答应不杀。于是秦楚重议和好大计。

张仪之所以敢冒生命危险来楚国,是因为他早已提前通过贿赂的手段买通楚怀王的重臣靳尚和宠妾郑袖。他内心笃定,如果遇险,必有人相救。在张仪的一番忽悠下齐楚联盟再一次破裂。

从公元前328年开始,张仪以秦国的利益为出发点,运用纵横之术,游说于魏、楚、韩等国之间,巧妙利用各诸侯国之间的矛盾,或拉拢它们归附秦国,或者破坏他们的联盟,削弱他们的力量,帮助秦惠王开疆拓土,为秦国的强大和日后的统一立下了汗马功劳。

在整个战国的说客当中,张仪是一个旗帜性人物。他对天下大势有精准的分析和透彻的了解,字字珠玑,句句在理,语出即令人信服。

张仪深谙帝王之术,常常想帝王之所想,谋帝王之所忧,让自己时刻保持与帝王“志同道合”;他有清醒的站队意识,知道自己站在哪个队伍最有前途和胜算。

不但如此,张仪还巧妙利用各诸侯国之间的矛盾,离间计高明;他为实现目的,敢于冒险,舍得拿性命做赌注;他无论走到哪,都擅于培植自己的人脉。

张仪智慧超群、擅于辞令,纵横四海,运筹帷幄。他口若悬河,冠盖七雄,以一张嘴把各诸侯国玩弄于股掌之间。景春评价张仪:“一怒而诸侯俱,安居而天下熄。”

张仪的连横策略使秦国“东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为秦的霸业和将来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连横策略成为秦国统一天下的最高指导方针,到秦昭王时期被范雎进一步发展为“远交近攻”战略。那么,范雎是如何继承张仪的纵横之术,使秦国的统一加快步伐的呢?在权力的斗争中,他真的能够笑到最后吗?

  •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激战安奈特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激战安奈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联系邮箱:2761568799@qq.com